本網站不支援IE8(含)以下瀏覽器,敬請使用Chrome、Firefox或是IE9(含)以上版本瀏覽器,謝謝!

Yo!這樣也行?8 個小時開發只能傳 Yo 的 app,獲百萬美金投資

yo-app-2

這個 app 從頭到尾只花八個小時開發,唯一的功能是讓使用者互相「Yo」。

它真的把某些 app 開發者的成功祕訣「簡單」、「單一」發揮到淋漓盡致。Yo 不要求使用者輸入電話、帳號、密碼、社群網站個資,只要設定一個帳號,並且加入朋友的帳號,輕觸某個帳號,就可以傳送 Yo 到對方手機。只有推播通知,沒有任何記錄。

yo.jpg

按下對方帳號,就會傳送,Yo。

美國政治部落格 ThinkProgress1 直言「Yo」宛如一個笑話;而如果說它是資工系學生課堂作業、或者因自學程式 180 天成名的女生其中一天的「修煉成果」,應該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Yo」紫色、毫無設計的 icon 今年愚人節在 App Store 上架,但它可不是來假的(雖然本來一度遭到 App Store 拒絕,因為測試人員以為那是個還沒完成的 app)。美國技術傳播者 Robert Scoble 形容 Yo 是「有史以來最愚蠢但又最令人上癮的 app」,目前已吸引 5 萬活躍使用者,傳送了 400 萬次的,Yo!

而且,更叫人吐血吃驚的是,Yo 已經得到某知名投資者挹注 100 萬美金相挺。本來住在以色列的開發者 Or Arbel 現在已經搬到舊金山,準備全職投入 Yo 的開發,租了辦公空間、招募新人、尋找「策略夥伴」,Yo,蓄勢待發,即將改變世界

Or Arbel 對自己的作品說得頭頭是道,他說 Yo 是基於情境的溝通工具,「一旦你開始『 Yo』,它就會對你的生活帶來深遠的影響」,他也對使用者在 App Store 留下的評價感到驕傲,「不少人都說 Yo 改變了我的生命」。

這應該是玩笑成份居多,美國鄉民其實也挺酸的,「Yo 不只是一種簡單而且有效率的溝通方式,它是一種生活的態度」、「自從下載了 Yo,我的各種社交關係大躍進,我的禿頭甚至都開始生髮了呢」,這類反串評價讓 Yo 更紅了。

Or Arbel 說他正在開發與品牌結盟的 API,「在以 Yo 驅動的未來中,你將會收到各種你有興趣的事物中傳送過來的 Yo」。比方說,以後買星巴克,店員可能會直接對客人傳送 Yo,「喊姓名領飲料已經過氣了」。他也打算推出部落客專屬的 Yo 按鈕,一發新文即給讀者一個 Yo。最近已有一個應用實例——世界盃足球賽打得正火熱,使用者只要加入「WORLDCUP」,任何隊伍一進球便會收到 Yo。

而在某些瘋狂跳針的情境,例如脫口秀主持人 Jimmy Fallon、Channing Tatum、Ice Cube 同聚一堂卻只能 Wazzup 無限迴圈,Yo 搞不好也可以讓你們連口水都省了。

那麼 Or Arbel 究竟是怎麼想到 Yo 的呢2?原來是他以前待過的圖片分享新創公司 Mobli 負責人 Moshe Hogeg 請他寫一個「只要按一個鈕就可以召喚助理」的小軟體。雖然他當時已經跳槽到另一家股票公司 Stox 工作並以「很忙」為由拒絕,不過某天靈光乍現,Or Arbel 想到自己跟某個朋友用 WhatsApp 聊天都已「?」取代「你在幹嘛」、「!」取代「超棒 der」,或者只是百無聊賴整天 Yo 來 Yo 去。正是因為連打電話或傳個完整訊息都懶的「第一世界煩惱」,造就了 Yo。畢竟如果要用 WhatsApp 傳送「Yo」,從開啓 app、輸入聯絡人字母、打字到傳送得花 11 個步驟,而 Yo,頂多兩步。

Or Arbel 把 Yo 比喻成「不需推文的 Twitter、不需 Facebook 的 Poke、少了情色污染的 SnapChat、NSA 不得其門而入的聊天 app」,他說,Yo 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溝通方式」。Or Arbel 並不打算為 app 添加功能,「Yo」,是唯一的真理。

Yo 的爆紅並且獲得百萬美金挹注,您覺得荒謬嗎?(Yo,回頭看看那些沒得到半滴錢咬牙苦撐的新創公司⋯⋯)還是覺得興味盎然,潛力無窮?我的同事覺得這個 app 純粹浪費生命,另一個同事則認為「天下沒有笨點子」。Yo,那您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