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不支援IE8(含)以下瀏覽器,敬請使用Chrome、Firefox或是IE9(含)以上版本瀏覽器,謝謝!

Google 設計師訪談:大神內部的核心設計秘密

從 2011 年開始,Google 正在一步一步重新設計所有的行動端產品,並第一次思考怎樣跨越 Google 的多個產品來統一設計語言。當時遇到的難題是,由於不同的團隊所設定的方向各不相同,因此對於任何一個團隊來說,很難單方面地推動一致的設計。

Larry Page 上台後,Google 啟動了 Project Kennedy 來統一交互,並成立了一個名為 UXA 的組織來統一制定 Google 的設計標準。與以 Jony Ive 為中心的蘋果設計團隊相比,Google 的設計團隊仍然是一個偏去中心化的組織架構,每個產品團隊都有自己的「設計主權」,而不需要統一向所謂的「mastermind designer」進行匯報。

PingWest 採訪了 Google 總部交互設計師姜公略,來向讀者展示 Google 是怎樣一步一步從過去工程師至上的公司轉變成並重設計。他曾經在微軟亞洲研究院、MIT 媒體實驗室和 Google X 實驗室參與設計實踐和研究工作,目前的主要職責是負責 Google AdWords 的設計研發。。

PingWest:從 2011 年 Larry Page 擔任 CEO 以來,Google 可以說是重新設計了所有的移動端產品,並逐漸統一了設計語言。你們究竟做了哪些事?

姜公略:我是 2012 年加入 Google 的,當時 Larry Page 的這套改革才剛剛實施不久。在他以前,Google 不太重視設計,設計師非常少,所有的設計師都是在同一個團隊裡,他們分做不同的事 —— 一些人做這個項目,另一些人做另一個項目。這個過程中,人會不斷地更換調動。

等到 Larry Page 上台以後,他大刀闊斧地砍掉很多產品,為了把 Google 打造成一個巨大平台這一願景,Google 開始把每一個 Product Area 分清楚。比如說 Chrome、Android、Ads 和 Search 都成了不同的分支。這些分支內部都有一整套自我生態循環系統 —— 有自己的 Leader,他基本上可以獨立地做決定,有 Engineer 的 VP,有 Product 的 VP,有 Design 的 Director …… 他們的工作都不需要同其他的產品做太多地交互,Larry Page 讓他們盡量地保持獨立工 ​​作,這保持了一個穩定的團隊和各自產品線內完整、統一地設計語言,

PingWest:那不同產品線間的設計團隊是怎樣協同工作的呢?

姜公略:現在你可以看到,所有 Google 的產品都長得一樣,無論是 Google+ 還是 Gmail,至少在桌面上,他們的按鍵、顏色、甚至 Button 的位置都高度統一,我們將這個 Style 叫做 Kennedy Style — —  Google 專門成立了一個叫作 UXA 的組織來負責 Project Kennedy。這個組織不隸屬於任何一個團隊,專門負責定制設計標準。比如,他們會定制下拉菜單是什麼樣子的,搜索框是什麼樣子的,陰影是什麼樣子的,整套風格是什麼樣子的。

在他們定義的基礎上,設計團隊有一些其他的需求。比如,我們需要定義一些更複雜的產品,但 UXA 此前沒有定義。這樣,我們就可能跟 UXA 進行溝通,看有沒有必要為整個 Google 設計一個新的標準 ——如果只是我們團隊對此有需求,我們會先定義一套標準,將其共享給 Google 內部,而如果別的團隊也想做類似的東西,他們就會找到 UXA,來確保所有的產品能維持一致性。

PingWest:在某些階段,iOS 版本和 Android 版​​本的 Google Apps 設計風格不同,而某些階段又是相同的。比如目前 Google+ 在兩個系統上的設計風格出入很大,但 Google Maps 則在上一次的界面改版時統一了風格。這是出於哪些原因?為什麼兩個平台產品推出的節奏不同?

姜公略:這是因為,這兩個產品有不同的審核系統,iOS 有自己的一套 Guidline,header 和整套 widget 的設計都要遵循 iOS 的標準;Android 也有自己的標準,包括確定按鈕、彈出窗口全都是內部定制的。這兩套標準決定了你的 App 大致的外觀。而因為 Android 和 iOS 在系統本身的 UI 設計的風格和樣式都不太一樣,所以便造成了同樣的 App 在不同的平台上會有不一樣的表現。

對於 Google 而言,我們可能會先推出 iOS 的產品客戶端,然後觀察它的體驗怎麼樣,再將其移植到 Android 上。但有的產品,比如說 Google Keep,它到現在都沒有 iOS 版本的產品,這實際上是因為 Keep 這樣的軟體和 Google 的賬戶系統結合得很緊密,如果轉移到 iOS 上,用戶體驗就會下降很多,所以就放棄推出 iOS 版本。這背後,是出於 Google 沒有一套公司競爭層面的策略,來對不同平台的產品進行控制,每個產品有自己的主導權,產品團隊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還有一個原因是互補。如果 iOS 本身就有功能方便的自帶應用,Google 肯定不會推出類似功能的應用。比如說,Android 有 Google 自帶的 Calendar,iOS 也有自己的 Calendar,Google 就不會另外再開發出一個 iOS 版本的 Calendar。iOS 的便簽可以和 Gmail 同步,可以完成類似的工作,Google 也就沒有必要再做一個 Google Keep 了。

PingWest:Google 的移動應用有相對統一的設計,但 Android 系統與 Google 移動產品的設計語言卻有出入。例如,Android 首席設計師 Matias Duarte 曾提到過在設計 Google Search 的搜索框時,Google 考慮過是否該把搜索框改成 Android 的 holo style,但最後 Google 仍保留了搜索框,沒有採用 holo style。這是 Android 設計團隊與 Google 其他產品的設計團隊的差異麼?

姜公略:Google 的 Android 系統是由專門的團隊在負責,有專門的 system design team。不久後的 Google I/O 上,你們可能會看到一些東西 —— 也許它們會告訴我們未來兩者結合的趨勢Chrome 和 Android 合併了以後,兩套系統會趨於同質化,也就是說,Chrome、Android 和 Google 自己的原生 App 在設計層面都會趨於同質化。

PingWest: Google 沒有像蘋果的 Jony Ive 那樣有一個對設計有很大把控權的領導人物,設計團隊會更加傾向於通過團隊之間的分享交流來確定一個相似的設計語言。當設計團隊之間意見不統一時,Google 是如何權衡設計方案的?一般來說,什麼樣的設計是更容易被多方接受的設計?

姜公略:Google 和蘋果的差別在於公司的體系和產品都不太一樣。比如說,Jonathon Ive 是蘋果旗幟性的一個人物,是設計的總負責人,所有的產品都要經過他的批准,但 Google 不存在這樣的問題。比如說 Android 和 Google+ 這兩個就是完全獨立的體系,各自完成各自的工作,而且有獨立的負責人。由於 Google 的產品數量特別多,也很難找到一個權威的人去管理所有的設計。

產品的設計風格和產品所需要的完成方式也是完全不一樣的。

蘋果最為人熟知的就是 iOS 和 OS X 這兩套系統,對應的產品是 iPhone、iPad 和 Mac。Google 是完全不一樣的,像 Gmail、Map、Google+、Android,他們之間沒有太大的關聯性且相對獨立。基本上,每個產品都有自己的設計總監,由這位總監來負責這個產品的設計風格。各個產品的設計總監會定期地交流、開會,看看自己的產品和其他的產品之間有哪些是可以更多地進行協同工作的。

PingWest:Google 的設計師團隊是怎樣看待蘋果的設計的?作為一名 Google 的交互設計師,你覺得 Google 和蘋果在設計語言的風格、取捨等方面有什麼不同?

姜公略:我們覺得現在唯一跟蘋果類似的產品是 Android 和 iOS,剩下的產品沒有任何交集。一家是做網路產品,一家是做硬體和系統,這兩者之間的差別很大。Chrome OS 和 Macintosh 還沒有任何可比性,這兩者也不會被拿來比較。Android 和 iOS 的區別是一個是開放的,一個是封閉的。Android 在設計上的難度要比 iOS 大很多,當然效果是另當別論了。

PingWest:Android 的設計難度具體是指什麼?

姜公略:Android 有很大 的 flexibility。flexibility 越多,你要考慮的內容越多,這樣你把所有的訊息聚合在一起的難度也越大。當然,業界仍然會覺得蘋果的設計是最好的設計之一,但是現在 Google 也是在迎頭趕上。

PingWest:Google 覺得什麼樣的設計才是好的設計?

姜公略:好的設計主要取決於兩方面。一方面是 visual(視覺),就是看起來好不好看;另一方面是 usability(可用性),就是用起來好不好用。Google 的產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是處於比較好用的狀態,也就是在 usability 方面做得很不錯。實際上這也是因為長時間以來,Google 聘用的都是交互設計師,我們設計團隊里大概 90% 的人都是交互設計師。

這也是一個過渡的過程。最開始 Google 沒有設計師,都是工程師,整套設計風格都是工程師搭建起來的。(他們)稍微有一點 usability 的 sense,但是這樣還不夠。後來 Google 聘用了一批交互設計師,比較強調 usability 的 sense,但是又沒有太多的 visual 的 sense,他們是接近於純藝術設計師和工程師之間的這麼一個職位。所以說我們做的主要還是負責於把 usability 做好,把用戶體驗做好。在以前,visual 的部分是我們比較欠缺,或者說沒有後來那麼重視。

現在 Google 聘用了很多 visual designer,他們什麼都不做,專門負責把東西做得好看。這部分人注重於做 UXA,(Google 認為)沒有必要每一個產品都配一堆 visual designer。因為 Google 想要做的是讓所有的產品都長得一樣,所以只要設計出一套漂亮的系統給所有人用就可以了。

PingWest:現在設計師在 Google 扮演的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Google 還會不會採用 A/B test 這類很技術的方法來確定設計方案?

姜公略:Google 有自己的一套 OKR(目標和關鍵結果),告訴我們應該遵循一套什麼樣的準則來做事情。在以前的時候,Google 幾乎沒有把設計列入「做事準則」,但是現在無一例外地把設計放到了非常重要的位置。每個季度、每一年都有設計目標,我們要提供最好的體驗。

在實施的過程中,Google 開始變得重視設計師的聲音。比如說,我們要做一個東西,工程師可能會置疑我們為什麼要做這個,我們會給出自己的理由。工程師以前有比較大的話語權,但現在我們的「做事準則」已經制定出來了,所有人都要遵循準則做事情。

在萬不得已的時候,我們會用 A/B Test。只有我們真的不知道答案的時候,我們才會讓用戶來告訴我們答案。但這種情況極其少見,兩年的時間裡我所經歷過的也就一兩次,而且越來越少,大多數情況我們不會用這種方式來決定我們的產品該怎麼做。

PingWest:Google 會在跨平台的設備上融入一些新的交互方式嗎?比如現在我們已經看到了語音交互融入了很多跨平台的設備。

姜公略:我們會根據硬體的不同,交互設計會有一些不同的改變,比如手機上的捏合操作、桌面平台上的鼠標懸停都是不同平台獨有的。Google 所有的產品都會用到語音交互,而且這套交互可以出現在很多地方。

PingWest:除了 Android,Chrome OS 也是 Google 的另一個核心,在這個操作環境下,設計語言和視覺風格會有不同麼?

姜公略:這套系統跟 Chrome 的有點類似,因為他們是同一團隊的。在 Android 和 Chrome 合併以後,我現在還沒有看到什麼設計上的合併。畢竟 Chrome OS 只為少數人所了解,大多數人還是只知道 Android。Android 現在的交互與 Chrome 是完全不一樣的,一是系統不一樣,二是兩者的團隊不一樣。

如果設計風格統一以後,你可能分不清哪個是 Android,哪個是 Chrome OS 了。就像 Mac 已經扁平化的風格設計已經與手機一樣了,所以這是所有做平台的公司所面對的大趨勢,用戶不必分清楚自己在哪個平台上,只要我們提供的體驗是一致的就可以了。